《瑞士不一樣:顛覆你對最強小國的想像》

作者:瑰娜(陳雅惠)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7-10-25

------------------------------

導讀:作者瑰娜(陳雅惠)

◎內容簡介

  深入小國的第一手文化觀察,原來,這才是真實的瑞士人

  ★你所不知道,最有趣而古怪的瑞士幽默和生活哲學!★

  從強國環伺,缺乏天然資源的小小國,蛻變成文化多元、和平安定的富裕國度,不一樣的人們在大自然的美景中慢活共存。瑞士人的思考和行為模式有哪些奇特之處?暢銷作家瑰娜的第一手觀察和深度解析!

  美景當前,瑞士人跟說不同語言和想法不一樣的同胞慢活共存,他們的相遇有如「地球人」碰上「火星人」。他們如何看待小世界以外的「異族」呢?定居蘇黎世的瑰娜,以敏銳的觀察力,把瑞士當成研究對象,深入剖析小國人的一舉一動,探討各種語言區、各大城市、各個邦州的文化表現,發現了許多值得我們借鏡的思考和生活方式。

  不可思議的信任文化:在瑞士,部分農莊附設了農產品商店,其中不乏無人看管的鋪子。除了貨品,那兒通常留有一個錢箱或一本簿子。客人如欲買貨,只要按照標價把錢投入小盒子,在簿子紀錄買了什麼,便可帶走商品。

  瑞士的老靈魂:評論鄰居的小錯,以貼紙條的方式溝通;在花園擺設小矮人像,懸掛瑞士國旗;為了避免玻璃杯碰觸桌子,總會使用杯墊;為了不讓訪客穿外出鞋進門,總會準備拖鞋;最喜歡吃烤香腸佐馬鈴薯煎餅,連出國也照吃不誤。

  準時的偏執狂:一般來說,瑞士人重視計畫。工作與生活中的大小事,無論會晤、看病、上館子吃飯,甚至和親友聚餐都習慣事先預約,少有臨時起意的行程。有時候,只是稀鬆平常的聚會也可以提早幾個月安排。

  不擅調情的禮儀之邦:瑞士人具有防衛性,並且講究行為得宜。小國社會對於禮俗的重視,讓人們講究正確的言行,無法放膽調情。

  更多最強小國不為人知的文化事實:

  瑞士人為何無法喜歡德國人?

  優雅的法國人為何被貼上「野蠻」的標籤?

  歡迎光臨瑞士天龍國:蘇黎世

  世界最棒的法文不在法國,而在瑞士?

  狗貓當大餐?震驚世人的瑞士傳統

  日內瓦其實是法國城市?

  戰口音!瑞士東部的口音讓人聽了耳朵痛?

  全裸也要有禮貌!男女混浴的桑拿,看見光溜溜的陌生人還得打招呼

  挑戰人性!比貨到付款更安心的貨「後」付款

  女權很先進?其實一九九〇年瑞士女性才獲得全面投票權

 ○本書特色

  *住在當地,最了解瑞士的台灣人第一手觀察,以幽默又嚴謹的內容,學習令人嚮往的瑞士生活

  *輕鬆幽默又有嚴謹數據

 ○名人推薦

  緹琪(陳雅婷)(《瑞士慢養生活》作者)、秦綾謙(TVBS新聞台主播)、施智仁(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助理教授)、谷瑞生(駐瑞士代表)、林郁嫺(淡江大學德國語文學系助理教授)、Stefan Baiker(瑞士童書作家)

◎作者介紹

  瑰娜(陳雅惠)

  彰化人,定居蘇黎世,筆名「瑰娜」來自法文名Gwenaëlle的縮寫。在輔大主修法文、輔系義大利文,又在蘇黎世修習德文。淡江歐洲研究所時代,寫過很正經的政經論文,現在則把「瑞士」當作研究的對象。

  旅遊世界30餘國,跑遍瑞士26邦。目前人生中最不可思議的事是和雙胞胎妹妹(緹琪)一起變成瑞士人妻。因為身兼蘇黎世州居民和弗里堡州媳婦,所以遊走於瑞士德法語區之間。思考模式就像家中的電視頻道,德語和法語台之間切來切去,但最溜的還是國台語。

  現任天下雜誌旗下《換日線Crossing》和《英語島雜誌》專欄作者,文章也散見於英國《華聞周刊》和瑞士官方新聞網《瑞士資訊》(Swissinfo),並著有《瑞士不簡單》 等書。

  臉書專頁:瑞士。瑰娜 All About Switzerland (www.facebook.com/gwenasuisse)

◎目錄

第一部分:不為人知的瑞士特點及有趣的文化觀察

1)賓茲里,瑞士的老靈魂2)三大語區,三種個性

3)瑞士德語區人vs.正宗德國人4)在瑞士法國人的不適症

5)男女混浴的天然主義6)貓狗當大餐,小國黑歷史

7)蘇黎世和巴塞爾的百年恩怨8)巴塞爾與琉森的狂歡節大比拚

9)人人都是準時的偏執狂10)不擅調情的禮儀之邦

11)不可思議的信任文化12)保持距離,是種禮貌

13)冬天吃起司鍋,夏日吃烤肉14)戀小情節

15)阿爾卑斯山的女性困境16)農夫的語言:瑞士德語

17)歐洲版日本人18)超市裡的名產之旅

第二部分:瑞士各邦州特色和刻板印象

1)蘇黎世,瑞士天龍國 2)日內瓦,其實是法國城市

3)文化多元的巴塞爾4)伯恩人的緩慢哲學

5)弗里堡州人的笑話大全6)瑞士的水泥頭代表:中瑞士

7)提契諾人的義大利風情畫8)酒鬼的故鄉,瓦萊州

9)保守的世外桃源:阿彭策爾10)愛穿白襪的阿爾高人

11)叛逆不羈的汝拉州12)優柔寡斷的沃州人

13)圖爾高人的長手指14)怪裡怪氣的格拉魯斯州

15)少女海蒂的故鄉,格勞賓登州16)貴氣逼人的納沙泰爾

◎內容連載

賓茲里,瑞士的老靈魂

你對瑞士人有什麼印象?瑞士人愛國,以自己的國家為榮,也偏好使用國產品。有的外國廠商為了打入當地市場,便把產品形象瑞士化,吸引消費者上門。部份商品包裝標明瑞士品質,就算並非瑞士製造,也帶給小國人安心感。好一陣子,當地電視頻道強力播放一支斯柯達汽車的商業廣告。短片中,廠商為了強調自家產品專為瑞士設計,所以特別提及好幾個符合瑞士人性格的產品特色,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勤奮、愛乾淨、中立與低調等。

的確,如同起司、巧克力、鐘錶和銀行等幾乎說到爛的刻板印象,瑞士人勤奮、節儉、中立、愛乾淨、準時又務實,再深入一點,他們崇尚聯邦主義、直接民主和中立主義。在這個曾經貧窮好幾百年,受新教思想洗禮,保留農牧業傳統的國家,多數人確實具有以上提及的性格特質。然而,他們還使用一個非常瑞士的字眼「賓茲里」(Bünzli)來形容老派的瑞士人。到底什麼是賓茲里?在什麼樣的情形下,會被稱作賓茲里?

依據維基百科的解釋,賓茲里是一個來自蘇黎世南方的姓氏,在瑞士德文更有內心不為所動、小心眼和擁有強烈社會意識的人的意思。其實,這個字的意義頗為豐富。它可以用來形容一個人保持多年的習慣,堅守原則,就算宇宙不斷在變動,卻能安守自己的小天地。不然,賓茲里也可能是那些躲在窗簾背後,默默觀察環境變化的人肉監視器。一旦發現他人犯錯,他們便秉持糾察隊員的榮譽心,親自上場糾正或向相關單位檢舉。另外,對於任何小事的吹毛求疵,也可以歸類為賓茲里。

類似臺灣判斷聰明度或魅力度的網路文章,瑞士媒體也會整理賓茲里的指標行為,供讀者做自我判定。女作家奇亞拉.凱特麥爾(Chiara Kettmeir)便曾在Blick am Abend分享17個賓茲里的跡象,例如:評論鄰居的小錯,以貼紙條的方式溝通;在花園擺設小矮人像,懸掛瑞士國旗;為了避免玻璃杯碰觸桌子,總會使用杯墊;為了不讓訪客穿外出鞋進門,總會準備拖鞋;最喜歡吃烤香腸佐馬鈴薯煎餅,連出國也照吃不誤;不只在心裡想,也會說出來:「你還欠我3.9塊錢!」;星期日是休息日,如果有人使用公共洗衣間或搬家,都得跟你通知一聲;說瑞士德文時,偏好使用li(小)結尾的字;週六是洗車和除草日;週日烤肉,在剩餘時間進行嗜好活動。

很少瑞士人會舉手承認自己是賓茲里,但身為外國人,我發現瑞士人(尤其瑞士德語區人)或多或少具有符合賓茲里條件的性格或行為。首先,小國境內常見高高懸掛的國旗,而小矮人像幾乎是家家必備的庭院擺飾。我居住的公寓好幾次出現黏貼於公共區域的紙條,提醒大家按時收拾烘衣間的衣物,或不要把物品放置走道。另外,許多瑞士人維持個人的萬年習慣。例如:有些人固定去Migros或Coop超市做生活用品採購,被稱做Migros Kind或Coop Kind(密格羅小孩或寇普小孩);有些人只上同家酒館,總坐在同張桌子喝啤酒;有些人每週日必吃辮子麵包(Zopf)當早餐。不少家庭更年年去相同的地方度假,指定留宿相同的飯店與房間,光顧相同的餐廳,有的還是代代相傳的家族傳統。某年,我和妹妹各自帶著瑞士先生一起去慕尼黑旅行。第一晚我們去妹夫最喜愛的地窖餐廳用餐。一坐下預定的座位,他便興奮地告訴我先生:「我好喜歡這家餐廳喔。每次拜訪慕尼黑,一定要來這裡用餐。」沒想到,先生回了他一句:「你是賓茲里!」

瑞士人更擁有強烈的社會意識。例如:他們重視包含午休、睡眠及週日假日的「休息時間」(Ruhezeit)。在這段時間內,他們大都會避免操作吸塵器、使用公共洗衣間、做玻璃瓶和鋁罐回收等製造噪音的活動。除了嚴以律己,部分民眾也會要求他人履行社會義務。尤其,他們的超高標清潔標準更體現了追求完美,對芝麻小事錙銖計較的處女座性格。因此,瑞士人對生活或多或少秉持一套原則,而那些嚴格的執行者就是貨真價實的賓茲里。

尤其,老人家或山區居民特別擁有賓茲里的傾向。某個級數以上的賓茲里會٨ڑ在窗簾背後做人類學觀察,另一種說法就是做好守望相助。某天,我前往瑞士朋友S家做客。因為按門鈴無人回應,所以我繞到後院找人。結果人沒見著,倒是驚見後門大開。幾分鐘後,S開車從外頭回來,我便提醒她這件事。沒想到,她回答:「我忘了鎖門,但社區住了不少長輩,他們習慣監看環境動向,所以我不太擔心有人闖空門。」另外,在瑞士德語區,當身體力行社會控制的人士看見他人違規時,常出面糾正或檢舉,並提點不懂規則的外人,例如:友人J外出遛狗時未按照規定繫繩,便遭到路人管教;因為亞洲面孔,臺灣朋友P去廢物回收場好幾次被老先生與老太太教導如何做垃圾分類。以上種種,我和友人發現,所謂的管事哥與管事姐大都是老人家。除此之外,在視野侷限的山區,居民少和外界接觸,也容易變身賓茲里。或許,這可以解釋為何大山谷「瓦萊州」和小山谷「下瓦爾登州」分別被視為法語區及全國最賓茲里的邦州。

從另一個角度解讀,賓茲里也是瑞士人共同的特質。2016年老牌出版社Orell Füssli發行了一本名叫《瑞士人是賓茲里!》(Schweizer sind Bünzlis!)的口袋書,書中提及20則關於瑞士人的偏見,並提出數據資料論述是否為事實。例如:瑞士人不懂時尚、瑞士人有安全狂熱、每個瑞士人都有一間山中度假小屋、每個瑞士人都有一雙登山鞋等。另外,賓茲里還可以做為一種小國精神。瑞士基督教民主人民黨(CVP)黨員穆勒|阿爾特馬特(Stefan Müller-Altermatt)談論什麼最能代表瑞士時,便表示除了直接民主與公共精神,正面意義為井然有序和有責任心的賓茲里,也屬於瑞士基因的一部份呢。

其實,瑞士人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老古板。2005年羅伯特.麥克雷(Robert McCrae)和世界79名合作者分析來自51個文化的1萬2千名大學生,發佈《文化的個性輪廓:總體個性特徵》(Personality profiles of cultures:aggregate personality traits)的文化研究報告。在接受新事物方面,瑞士德語區人分數最高,其他還有丹麥人和德國人。另外,性格最外向的有巴西、瑞士法語區人和馬爾他人。

世界上沒有完美國度和民族,而每種性格都有其正反兩面。很多瑞士人擁有自己的生活原則,遵守社會秩序又講究細節。說好聽點,他們擇善固執,具有高度的社會意識又追求完美,但一不小心便可能變成食古不化、愛管閒事又鑽牛角尖的老古板。當你向瑞士人推薦品嚐臺灣烏龍茶時,他卻用自己只飲用一款喝了幾十年的瑞士花草茶來拒絕你時,可以告訴他:「你是賓茲里!」,但後果我可就不負責了。

人人都是準時的偏執狂

論及瑞士人的性格,勤儉、低調、愛乾淨和守時幾乎都是陳腔濫調了。尤其,「準時」應屬阿爾卑斯山小國最為世人熟知的優點。在這兒生活,我深刻感受到當地人重視時間管理,講究精確。身為習慣「差不多文化」的臺灣人,我得不時提醒自己注意細節,把皮繃緊一點兒。否則,一不小心便可能成為麻煩製造者。

瑞士以鐘錶製造聞名於世,當地人對手錶有種特殊的情感。縱使在智慧型裝置普及的時代,傳統型腕錶的需求或多或少受到影響,但瑞士人對時間顯示儀器仍舊抱持濃厚的興趣。猶如臺灣人對鳳梨酥品牌如數家珍,許多瑞士人也熟知當地鐘錶品牌,具備相關基本知識。很有意思的是,每當我和瑞士家人路過鐘錶店,他們時常駐留展示櫃對商品品頭論足,稱讚這個造型優雅或那個簡約大方。小國人喜愛鐘錶,也間接透露了對時間管理的偏執。

一般來說,瑞士人重視計畫。工作與生活中的大小事,無論會晤、看病、上館子吃飯,甚至和親友聚餐都習慣事先預約,少有臨時起意的行程。有時候,只是稀鬆平常的聚會也可以提早幾個月安排。每個人的時間都是一週7天,一天24小時,也有自己的生活得過,如能事先做好規劃,便能把時間的價值發揮到最大化。而且,一旦擬定計畫,瑞士人便會盡力如期達成目標,甚至可能提早完成。位於瑞士南部長達57公里的聖哥達基底隧道是世界最長的鐵路隧道。做為花費17年與耗資120億瑞士法郎興建的巨型工程,它卻比預定時間提早完工,寫下了當代的瑞士奇蹟。

尤其,阿爾卑斯山小國是講究準時的國度。我曾參加大大小小的在地活動,發現少有延遲,大都準點開始。另外,去親友家參加聚會,瑞士人也大多會依照約定時間或早個幾分鐘抵達。(如果太早到,反而造成困擾)。對他們而言,既然拜訪時間已經敲定,這便意味著主人家會先行應付所有雜務,做好準備。假使預知會遲到,他們也會儘快通知邀請人。然而,瑞士境內流傳一句叫做「沃州的15分鐘」(le quart d'heure vaudois)的奇異俗語,意指容忍值範圍內的輕度遲到。這猶如法國人的「禮貌性遲到」,人們可比約定時間晚15分鐘抵達。顯而易見的,這句俗語源自比伯恩步調更加緩慢的沃州。然而,在瑞士「準時」仍舊是大家共通信守的美德,就算沃州人也得遵循。

走在小國的城市街頭或火車站,時常可見公共時鐘的裝置,似乎提醒世人時間一去不復返,也叮嚀人們查看時間,因為火車不等人呀。瑞士國鐵是歐洲最準時的火車,2016年準點率高達88.8%,比2015年提升1%,而旅客轉乘連結率為96.7%。搭乘瑞鐵時,我偶爾遇上11.2%的誤點。通常,如果火車預知遲到3分鐘以上,告示牌便會顯示延遲時間,而候車的旅客也開始呈現焦慮的樣子。然而,奇妙的是,好幾次我搭乘遲到的列車,後來火車駕駛似乎特別加速,因此抵達目的地時,竟然是準點的。

值得注意的是,瑞士的火車、巴士和電車幾乎不等人,只要時間一到便準時出發。我好幾次看見在火車即將١ز動的時刻,遲來的人抱持一絲希望按壓開門鍵,卻引來紅燈閃爍和警報聲響。最後,門沒有開,列車還是無情地開走了。我也曾經是苦主。當我看見火車「準時」離去,身形在眼前越變越小時,心頭便湧上雜揉了不幸與自責的苦,只能責怪自己遲到。因為如此,如果遇上得在幾分鐘內跨越好幾個月台的轉車,總讓我緊張萬分,深怕稍有閃失便錯過下一班車。還曾聽聞,有人為了趕搭火車,在全力衝刺的過程中使力不當而扭傷了腳呢。

一則《一瞥日報》的新聞更間接突顯了瑞士人對於時間的重視。2017年9月瑞士國鐵在蘇黎世烏爾多夫(Urdorf)和阿特斯德騰(Altstetten)兩站之間進行鐵路施工。雖然工程大都在夜晚進行,卻仍舊影響早班車的通行,不時造成火車延誤。為了向廣大的通勤族表達歉意,某天早上瑞士國鐵便在車站發送7千份小餅乾,紙盒包裝特別印上以下文字:「由於烏爾多夫和阿特斯德騰之間的鐵路工程讓您的行程延誤,我們深感抱歉。敬祝旅途愉快和有個好胃口。」瑞士國鐵這麼看重通勤族遲到的事,甚至大手筆發送道歉小餅乾,實在很有意思。

人類對時間的態度分為線性時間觀和循環時間觀,瑞士人屬於前者,認為時間不可逆,極為珍貴。他們偏好一個時間全神貫注只做一件事,並在固定期限內完成,認為如此做可以辦好更多事,行事更有效率。尤其,瑞士人做到了極致的時間管理,把講究精確的精神應用於鐘錶業、光學儀器、醫藥產品及銀行管理等。在全球化分秒必爭的現代社會中,瑞士人對於時間的偏執也形同提升了自身的競爭力。

由於相異的發展脈絡,各個民族存在不同的時間觀,並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在瑞士,時間就是金錢,準時可提高效率,也表現了對他人時間的尊重。相反地,因為義大利人習慣比預定時間晚到,所以人們習於此種文化而容許這樣的情形發生。換個角度想,當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晚30分鐘或1小時抵達,這似乎並未存在所謂的遲到。無論如何,了解當地社會的文化風俗,入境隨俗,便能避免產生誤會。在瑞士赴約或搭乘交通工具,皮可要繃緊一點呀。

 

:::本書簡介:::引用自{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6832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聽書 的頭像
聽書

聽書

聽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