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歷史,我可以學會什?:二十世紀最偉大歷史著作精華結論,告訴(50年重版出來經典版)》

The Lessons of History

作者:威爾.杜蘭, 艾芮兒.杜蘭

原文作者:Will Durant,Ariel Durant

譯者:吳墨

出版社:大是文化

出版日期:2016-11-02

------------------------

導讀:大是文化總編輯吳依瑋

內容簡介

 

    我們一定要讀歷史?

    耗時50年的鉅著,用一本200頁的結論告訴你為

 

  本書是世界知名歷史學家威爾.杜蘭用50年時間

  周遊世界各國完成的《世界文明史》最終結論 。

  他因這部大書獲得普立茲,本書英文版在這50年間不斷再版,成不朽作品。

 

  《世界文明史》(The Story of Civilization)是二十世紀以來,流傳最廣的一套歷史著作,因淺顯易卻又見解深入,被推崇「二十世紀的《史記》」、「評論人類文明的《離騷》」這部鉅著多達11卷,涵蓋了每個時代、從東方到西方各國的經濟、政治、宗、文學、哲學、藝術、音樂等領域。

  當然沒有時間、甚至不可能看完這整套書 (世界文明史目前已沒有繁體中文版),但是你絕對可以很快讀完這套鉅著的最終結論──就是本書。

  作者以哲學家的敏銳目光,在本書一開頭即點出:學歷史的人在完成究工作後,通常得面對下面這個挑戰:

  究歷史有何用處?只是聊些城邦興亡、理念的消長,並重述些君王崩殂的悲慘故事?」對此,威爾.杜蘭指出:

  「比起那些很少看書、光聽街談巷議就自認對人性了解一二的人,有沒有更透徹的領悟?能否藉歷史燭照出現今的情勢?藉歷史之見做出更好的判斷及決策?進而預測人類未來的動向或一個國家未來的興衰?」

    《世界文明史》原本不含本書,本來想寫十三卷,但在這本簡介兼結論寫完之後,威爾.杜蘭就此停筆,原因何留給後人許多推測。

 

  威爾.杜蘭撰寫這套書的目的已經在這本「讀歷史,我可以學會什?」充分表達了必須自己來看看,這本書對於我們了解現今的世界,有多大功用:

  地理是歷史之母:地質會影響歷史,但創造文明的是人類,不是地球。

  誰生育率高,誰就寫歷史:知識子是個別育、機會與經驗的結果,沒有證據顯示這會經由基因來遺傳。

  人性改變歷史,但歷史並未改變人性:看看叛變者,他們在成功之後,卻仍採取他們先前所譴責勢力的行事風格。

  道德標準一直在變:好、殘酷與貪得無厭,可能是人類興起的遺跡,而非墮落的汙點。

  是史冊裡的不死力量:只要貧窮存在一天,上帝就存在一天。

  經濟幫我們看歷史:所有經濟史其實是社會的緩慢心跳,財富集中是收縮,制分配是舒張,在關鍵時刻,人們會立法重新分配財富,或來場革命導致均貧。

  戰爭是歷史常態,和平不是:有些衝突根深蒂固,很難用協商解決。世界秩序靠的是某一國的重大勝利。

 

  本書由幾個主題──地球、生物、種族、人性、道德、宗、經濟、政治、與戰爭──來探究歷史對人類天性、行、及未來的看法。

  作者認,面面俱到的觀點並不存在。畢竟我們無法全盤了解歷史,因此我們得有「歷史是片面」的認知,我們必須「暫且安於目前臆測」的態度;對於歷史,也該和科學、政治學、相對論和其他法則一樣, 這是一種必須抱持的人生態度。讀史,可以幫我們做到。

  名人推薦

  創意鬼才王偉忠《今周刊》專文推薦、

  中廣董事長趙少康「趙少康時間」特別導讀

  蕭雄淋 大律師、歷史評論家 公孫策、高中歷史老師 陳惠珠 推薦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威爾.杜蘭(Will Durant,1885-1981)

  美國麻省北亞當姆人,生於1885年。他先後在紐澤西聖彼得學院和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受高等育,1907年他曾擔任報社的實習記者,卻發現這個工作與自己個性不符,於是他在1911年成佛利爾( Ferrer)中學的師,並與學校的一名學生(就是他的妻子艾芮兒.杜蘭)墜入情網,辭職後與結婚,兩人不僅相愛更有志一同,杜蘭夫人對於文明史的出版亦有實質貢獻(後面幾卷是作者和妻子共同合著)。

  之後威爾.杜蘭進入哥倫比亞大學究所追隨毛根(Morgan)和蓋爾金(Calkins)專攻生物學,並在伍伯利(Woodbridge)和杜威(Dewey)的指導下專攻哲學,1917年獲博士學位,並開始授哲學史和文學史。

  1926年,他出版《哲學史》獲得出乎意料的廣大回響,他因此從職退休,專門從事《世界文明史》的撰述,了蒐集資料,他多次環遊世界,從歐洲到中國等地,這些旅行他的第一卷《東方的遺》提供了背景知識,1951年他和夫人到義大利第五卷《文藝復興》找材料,到第十捲《盧騷與法國大革命》出版時,杜蘭夫婦已《文明史》耗去40年以上的光陰。

  除了《世界文明史》鉅著之外,威爾.杜蘭還著有《哲學的故事》、《歷史上最偉大的思想》、《歷史中的英雄》等著作,一直以來都是世界文明史的必讀書目。

○譯者簡介

    吳墨

  臺灣大學外文學士及碩士,美國羅徹斯特大學英文博士,現任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東卡分校英文系助理授。

目錄

推薦序 讀史,讓我們知道何謂「進步」/公孫策

推薦序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的一本書/蕭雄淋

推薦序 讀歷史,培養思考能力/陳惠珠

第一章 讀史,是了採取行動

對任何將歷史發展硬套入理論模式或邏輯框框的作法,「歷史」總是一笑置之。

第二章 地理,是歷史之母

創造文明的是人類,不是地球。

第三章 誰生育率高、誰就寫歷史

知識分子是個別育、機會和經驗的結果,沒有證據顯示這會經由基因來遺傳。

第四章 是文明創造種族,而非種族創造文明

歷史我們,文明是合作的物,所有民族都有貢獻。

第五章 人性改變歷史,歷史並未改變人性

抗拒改變的保守者和提倡改變的激進者,一樣重要。

第六章 道德標準在變,歷史總記錄異常

人類的罪惡可能是人類興起的遺跡,而非人類墮落的汙點。

第七章 宗是史冊裡的不死力量

只要貧窮存在一天,上帝就存在一天。

第八章 經濟,幫我們看歷史

所有的經濟史,其實是社會有機體的緩慢心跳,財富集中是收縮,制重分配是舒張。

第九章 社會主義的歷史歸宿

東是西,西也是東,這兩者很快就會聚首了。

第十章 史證顯示:好政府不民主

林肯曾說:「不能愚弄所有人於永遠。」這可能是的,不過可以愚弄足的人以統治一個大國。

第十一章 戰爭是歷史常態,和平不是

有些衝突根深蒂固,很難用協商解決。

第十二章 誰將發展?誰會沉淪?讀史

我們不能確定未來會重複過去。每一年都是新的冒險。

結 論 人類,的有進步

如果育是文明的傳承,我們無疑在進步中。

  推薦序一:〈讀史,讓我們知道何謂「進步」〉

  本書是知名歷史學家威爾.杜蘭的經典著作《世界文明史》的最終結論,在三十多年前就已完成。

  他在本書中毫不留情敲醒了人類的自大:即使現代交通工具時速可達2,000英里,我們還是兩隻穿著長的猿猴。

  我認,上述這段話是本書,甚或說是全套《世界文明史》的基本出發點。威爾.杜蘭將我們拉回「以生物法則重新檢討人類歷史」,相對於近的顯學「大歷史」,又多開了一扇讀歷史的窗子,讓歷史不再只是帝王、將相與戰爭。

  雖然本書完成至今已三十多年,但是威爾.杜蘭對文明史的獨到見解(中國語言學家季羨林授對他推崇備至),卻一直被「人是地球的主宰」的主流思想刻意漠視。但可堪告慰的是,威爾.杜蘭並非第一個有此獨到見解,且被刻意漠視的哲學家。中國的先秦哲學書《列子》就有如下一個寓言:

  齊國貴族田氏大擺流水席,來了上千食客,珍饈滿,有魚有雁,田氏感嘆的說:「老天對人類是太好了,繁殖五穀,生育魚鳥,以供人享用。」眾食客聞言附和:「是!是!」

  另一貴族鮑氏的小孩年僅12歲,也在席間,他趨前對田氏說:「不是大人講的那樣,天地間萬物與人類並存,類無貴賤,完全看智慧高低、力量大小,相制相食(生存競爭、物競天擇),並沒有誰誰而生。如果食物是人類而生,那蚊蚋吸人血、虎狼食人肉,也是人類蚊蚋、虎狼而生?」(《列子.說符》)

  這一則寓言「埋」在典籍之中兩千多年,也是被「人萬物之靈」的主流思想刻意漠視,中國的列子對美國的威爾.杜蘭應該有知音之感

  人類的災難早有預警

  「生物法則」最令人驚嘆於杜氏之先見的,是他在書中寫到:「人類的歷史是浩瀚宇宙的一個小點,給我們的第一個示是『戒恐懼』,隨時隨地都可能有顆彗星太靠近地球,……讓居住其中的人和所有物種一起同歸於盡。」

  「歷史受地球的地質所影響,日復一日,……有些城市就此沒入水底,沉陷的堂敲起輓鐘……人類生活在其中,其驚險程度有如伯多祿走向步行海面的基督。」我在寫這篇推薦序時,正好是日本發生世紀大海嘯之刻。而杜氏卻在三十年前就已發出了警語。

  回歸到生物法則之後,人類應該更謙卑的對待地球、對待萬物,當然也包括對待周圍的弱勢族群。

  貧富差距問題的省思

  杜氏也點出了羅馬帝國滅亡的原因,原來蠻族之所以能入侵羅馬,是因之前羅馬軍隊的戰士多半農夫,他們吃苦耐勞願意保衛土地而戰,但後來廣大的土地少數人所有,原本吃苦耐勞的農夫成了在土地上無精打采的農奴。看看《莊子》的寓言:

  東野稷向魯莊公展示駕馬車的技術,只見馬車進退自如,車輛在地上壓出的軌跡,直得像木匠畫出的墨線;馬匹左旋右轉,輪跡像圓規畫的一樣圓。魯莊公直誇好,認這已經是駕車技術的極致了。魯國大夫闔說:「東野稷的馬車就要翻了」,不一會兒的翻車了,莊公問闔:「何以知之?」闔說:「他的馬已經力竭,仍然驅策不停,怎麼可能不翻?」(《莊子.達生》)

  對馬且不應窮竭其力,何況對人。看看北非、中東發生的「茉莉花革命」,再看看杜氏在書中寫的:「美國……已逐漸拉大了人與人之間財富的距離,目前(1968年)最富者和最貧者之間的差距,是自羅馬帝國以來最大的。」美國人大可以慶幸美國並沒有發生如杜蘭所言:「來場革命,導致均貧」。但美國的主政者難道可以不反省:中東發生革命的,大都是親美政權,孰令致之?而相較於1975年的美國,今日中國貧富之懸殊,北京政府難道不應該也有所警惕?

  對人類有利才是好

  威爾.杜蘭這本書的最大發,是將哲學思想灌注於史學之中,在他的觀念裡,「保守是對的,創新也是對的;科技有好的,也有壞的。」重點在於這些造就了文明,文明製造了新種族(而非種族製造文明)。而一個種族的成功或失敗,正在於他們在每一個關鍵時刻,選擇(或不選擇)某一種科技創新。《墨子》的寓言:

  公輸子(即魯班)用竹木削成了一隻鵲,可以飛在天空三天不落下來,公輸子自認手藝極致高超。

  墨子對他說:「做這隻鵲還不如匠人做車轄(固定車軸的梢)。他只用3寸木料就能承受50石的重量(1石120斤,50石6,000斤),所以做事要對人有利才叫做巧,對人無用就叫做拙。」(《墨子.魯問》)

  我不知道目前世上,有沒有不用燃料,就能飛行三天不落地的玩意兒,如果有,那是太可惜了,因居然沒能發揚光大。這個故事的重點在於,當時的中國人沒有選擇公輸班的「鵲」,而選擇了每個人都用得上的「車轄」,也就是揚棄創新,而選擇了保守。威爾.杜蘭的史觀同樣也是「對人類有利才是好」,在他眼中,「對環境的控制增加了,才叫做進步」這句話今日聽來確是警世鐘聲,但卻被刻意漠視了三十多年。

  所幸時間仍不嫌遲,人類還來得及與地球環境修好,前提則是揚棄「人萬物之靈」的價,重新以「生物法則」思考原點。這應該是本書的最大意義。

歷史評論家/公孫策

  推薦序二:〈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的一本書〉

  從高中時起,我就喜歡讀威爾.杜蘭的著作,當時只讀他的哲學入門書《哲學的趣味》和《哲學的故事》二書。他寫哲學家的生平寫得生動有趣,寫哲學家的思想,淺顯易而有條理。讀威爾.杜蘭的著作,是一種愉快的生命享受。

  後來我又買了一套幼獅文化公司出版,由威爾.杜蘭寫的《世界文明史》,這是一部包羅萬象的人類思想史。很難想像世間有人學識能淵博,又把古今哲人的思想和人類歷史的演變,寫得那深入淺出,栩栩如生,有趣而充滿了哲理。

  我有空就抽出一冊來讀,大女兒在國外讀書,我也特別買一套送給讀翻譯書不過癮,又花錢買了一套原文版。後來幼獅文化公司因版權取得原因,無法再繼續發行,十分可惜。

  歷史家司馬遷告訴我們,知識分子的最高境界是「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威爾.杜蘭是我們這個時代,「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的典型代表。他對人類全部文明史如數家珍,更難得的是,具有像寫《歷史究》的湯恩比,以及寫《西方的沒落》的史賓格勒一樣,對人類的歷史和文明,有整體的洞察和睿智的觀點。

  字裡行間,充滿令人深思的雋語

  他有學究般的考據史料功力,卻非學究般的「下筆千言,胸無一策」,他的著作在字裡行間,常常有令人深思的警言雋語,就像法國思想家帕斯卡(BlaisePascal)、文學家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及群眾運動學家賀佛爾(Eric Hoffer)的著作一樣,處處有思想風格獨特的嘉言。

    本書是作者《世界文明史》的最後一冊,也是作者對人類文明智慧和歷史觀察的最後心得結晶。我們如果不能讀完全部的《世界文明史》,至少也應讀這最後一冊,因這是威爾.杜蘭究文明史的結論和最終智慧。

  在本書中,他上自天文,下至地理,中通人事,包羅萬象的探討人類的一切事物,包含種族、心理、道德、宗、政治、經濟、戰爭、人性等。我們常在他綜觀人類歷史後,對文明有著與流俗不同的觀點,而低迴不已。他不盲目讚揚民主政治,他對生育率高可以改變歷史證歷歷,他認和平是不穩定的均勢,只能在弱服或權力相當之下才能維持,這些觀點,都能對現階段的臺灣帶來極大的反省和示。

  渴望知音,不是企求信徒

  最後,我特別要提醒讀者,跪著的人,無法平等思索,不能正了解威爾.杜蘭。所以不要以崇拜之心來看這本書,而應以「與朋友對話」的平等態度來讀。不是來接受觀點的,而是要在他的觀點中,尋求當今的示。須知,如果只是威爾.杜蘭的信徒,你絕對不是威爾.杜蘭的朋友。威爾.杜蘭不是神祇,他是一個人道主義者,他只渴望知音,而不是企求信徒。

知名律師/蕭雄淋

○推薦序三:〈讀歷史,培養思考能力〉

  威爾.杜蘭花了50年的時間完成《世界文明史》這本鉅著,而此書則是該鉅著的結論。從書中的章目與內容,可以窺知作者將自身觀察歷史發展的想法,設定了地球、生物、種族、人性、宗等角度來探討,並以中外歷史的發展來支撐、論述其觀點。

  凡過去發生的事都可以成歷史,學者也只能挑選感興趣,或是有意義的事件加以描述,這就構成了今日大家所熟悉的「歷史」。我們或許沒有時間究歷史,也沒能閱讀完威爾.杜蘭十多卷《世界文明史》的鉅著,但當我們想要了解世界文明的特色時,本書提供了世界文明簡要的發展脈絡。

  當然,此書的論點是威爾.杜蘭於1970年代提出,隨著歷史究成果的累積,有些論點或許有討論的空間,然正如作者在第一章開宗明義指出,我們得有「歷史是片面」的認知,並暫且安於目前的臆測,同時,他也希望讀者,能從歷史中學會耐心的等待現實,並尊重彼此的歧見。因此,讀歷史並非要記所謂的知識,而是要從過去的故事中培養思考的能力,以及培養尊重不同意見的態度。

  以「社會主義的歷史歸宿」這一章來說,作者了古今中外歷史的一些例子,說明以往的歷史中曾有「社會主義的實驗」,例如從蘇美人、巴比倫,以及托勒密王朝以政府的力量管制經濟,並討論了控制經濟的後果及影響。此外,作者也描述漢武帝、王莽、王安石的措施,來討論中國歷史上政府控制經濟的結果。最後,作者述及蘇聯共政權的發展,以及共主義與資本主義對彼此的恐懼,使兩者之間的發展越來越近。

  過往,像天堂一樣遼闊

  就歷史究的角度來說,「社會主義」的名詞或許有固定的使用範疇,上述的歷史發展是否「社會主義的實驗」,可以再議。但這一章的論述方式,凸顯作者先觀察世界文明的發展,再提出幾個歷史發展的重要角度,並試圖從這些角度出發,歸納出歷史發展的脈絡。

  威爾.杜蘭這樣觀察歷史,提出個人的見解,並希望藉由歷史來理解現在,這些都是本書所要傳遞的重要觀念,也是作者試圖要告訴讀者的念:讀史的重要意義,是要將「過往」視作「像天堂一樣遼闊的空間」,而個人可以從這片遼闊的空間中,建立起每個人的歷史理解。

高中歷史老師/陳惠珠

內容連載

歷史學者在完成究工作之後,通常得面對下面這個挑戰:「究有何用處?只是聊些城邦興亡、理念的消長,並重述些君王崩殂的悲慘故事?」

比起那些很少看書、光聽街談巷議就能對人性了解一二的人,有沒有更透徹的領悟?能否藉歷史燭照出現今的情勢?藉歷史做出更好的判斷及政策?藉歷史殷鑑,免於對重大變革與挫折措手不及?能否藉過去的事件觀察出一些規律,進而預測人類未來的動向,或一個國家未來的興衰?

又或者像某些人所認的「歷史不具任何意義」──不能導我們什,浩瀚的過往,只不過是錯誤一再發生的排練和預演,而且,未來注定要上演一錯誤更大的悲劇?

有時我們(作者自稱)的有如此感覺,歷史學家的專業,經常遭到無以計數的懷疑。首先,我們的能知道過去發生什?或者,歷史只是一篇「杜撰」,不可全然相信?我們對於過去任何史實的理解都是不完全的,甚至是不正確的,歷史已經被那些全然相反的證據,或存有偏見的歷史學家蒙上一層薄霧,或者被我們自己的愛國心、宗熱情所曲。

「歷史大部分是臆測,其餘則是偏見。」即使那些自認能超越國家、種族、信仰或階級的歷史學家,他們在資料選擇與遣辭用字上的偏差,仍免不了洩露出個人的偏見。「歷史學家經常過於簡化,在浩瀚的人物及事件中,隨便挑出一些容易整理與編排的部分,甚至對於這些複雜的人事物,從未全然正的領悟與了解。」──因此,我們從過往得來的結論,在瞬息萬變的今日,更難以推論未來。

現在的縮影,過去的鋪陳

1909年,著名詩人作家夏爾.佩吉(Charles Péguy)曾說:「自耶基督以來的世界變遷,遠不如過去這30年以來的改變。」某個年輕物理學博士也曾說,物理學自1909年至今的變化,遠比有史以來的還要多。

每一年(若是在戰時,甚至是每一個月),總有某些新發明、新方法或新的情勢,迫使人們的行及觀念做出改變。

例如,我們已經不能確定「原子」,更別說是微小的有機體,會像以前我們所認定的那樣發生反應。如今我們知道「電子」,就如英國詩人古柏(William Cowper) 筆下的神祇,以神祕的方式展現的奇妙。反之,歷史不像科學,某些奇特的人格特質,或行徑可能弄亂國家的發展,如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因酗酒而亡,使其新帝國分崩離析;或者如普魯士腓特烈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因一位迷醉普魯士文化的俄國沙皇繼位,使國家得以過戰禍(西元1762年)。

很顯然的,歷史的編纂不能像科學一樣,其理至明。只能像某種工業──因為它實事求是;像藝術──因為它將紛亂的資料理出頭;像哲學──為它提供不同的視角與蒙。「將現在視過去的縮影以求行動,將過去視現在的鋪展以求了解。」──至少我們這想,也希望如此。哲學我們由宏觀入微觀,在「歷史的哲學」中,我們嘗試藉過去的歷史來理解現在。

學會耐心看待現實

我們了解,這樣的方式並不完美,面面俱到的觀點並不存在。畢竟我們無法全盤了解人類的歷史;在蘇美(Sumerian)或埃及文明之前,可能已經有很多其他文明存在;我們現在才開始發掘而已!因此,我們得有「歷史是片面」的認知,並暫且安於目前的臆測;我們對於歷史,也該和科學、政治學、相對論和其他法則一樣,抱持懷疑的態度,對於所有的說法都該存疑。「對任何將歷史發展,硬套入理論模式或邏輯框框的作法,『歷史』總是一笑置之;歷史不受論約束,打破所有成規,就像巴洛克(baroque)般不規則。」或許在這些限制下,我們能從歷史中學會耐心對待現實,並尊重彼此的歧見。

人,只是天體運行中的一小點,是地球的短暫過客、小胚胎的發、某種族的後裔,一個由身體、個性和心智組成的複合體,是家庭和社群的一員,是某種信仰的信奉者或懷疑者,是某個經濟體的一個單位,或許是某個國家的一個公民或某個軍隊的士兵,我們大可由以下這幾個項目──地理、生物、種族、心理學、道德、宗、經濟、政治與戰爭──來探究歷史對人類天性、行、及未來的看法。

這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也只有瓜會嘗試將好幾百世紀的歷史發展,濃縮在結論還不確定的兩百頁裡。而我們的嘗試了。

文明越進步,不平等就越嚴重

歷史的第二個生物學示是「物競天擇。有機體在食物、配偶或權力爭奪的過程中,有些會失敗,有的則成功。某些個體條件較佳,可以通過生存的試煉。因自然界(包括了大自然及演化過程)並沒有仔細讀過美國的「獨立宣言」,也沒讀過法國大革命的「人權宣言」,所以我們生而不自由也不平等:我們的身體及心理受先天遺傳,受所屬團體習俗傳統的影響,每個人的體能、心智、及個性都不相同。每對同卵雙胞胎間有上百種差異,沒有任何豆子是一模一樣的。

不平等不僅是自然且先天的,隨著文明的進步,不平等的問題就越嚴重。先天的不平等會造成後天的不平等;任何一項新的發明或發現,都是出自傑出的個體所,結果造成者越來越,弱者越來越弱。經濟的發展造成對特定功能的需要,並顯現出不同的職能,使不同的人對一個團體而言,會具有不同的價,假若我們對每一個人的能力都瞭若指掌的話,那將這些30%的有能力的人相加,約等於其他70%的平庸者的總合。生存和歷史,其實就是這進行的,這樣輝煌的不公,讓人聯想起神學家喀爾文(Calvin)所描寫的上帝(全知、全能且公義)。

有了自由,人就更不可能平等

人類理想國裡,不斷追求自由和平等的行徑,讓自然界不停竊笑。因自由和平等像有不共戴天之仇般,一個大,另一個就不免衰亡。給予人類自由之後,他們先天的不平等會成等比級數遞增,十九世紀的英美兩國便是如此。要抑制不平等的發展,便得犧牲自由,1917年後的蘇聯便是如此。但不平等就算受到抑制,仍會自行發展,只有經濟水平在平均以下的人才會想要平等,那些能力優越的人想要的是自由,而這些人最終會得到他們想要的。

人類理想的烏托邦念注定要敗在生物學上,充其量,只是盡量做到像哲學家所希望的,在法律及育機會上求公平。一個所有潛能都能自由發揮的社會,在和其他社會競爭時會較有勝算。時空距離的縮短,加劇了國家之間的衝突,上述的競爭將會更加激烈。

 

:::本書簡介:::引用自【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3249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聽書 的頭像
聽書

聽書

聽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