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看天下:瑪法達的世界》【50週年紀念版】(1)(2

Mafalda

作者:季諾

原文作者:Quino

譯者:三毛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4-12-08

-------------------------------

導讀:皇冠文化集團總編輯盧春旭

       

◎內容簡介

 三毛:一套漫畫書使我如此不厭的愛著,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風靡全球50年、熱賣數千萬冊!

 與《史奴比》齊名!阿根廷國寶級漫畫大師最經典代表作!

 

 ,是一個在阿根廷土生土長的六歲小女孩,有著一頭蓬鬆黑髮,總是頭戴蝴蝶結,穿著紅色連身裙、黑色娃娃鞋。

 關心時事、痛恨喝湯、最愛披頭四,凡事都有自己的主張,總是擔憂人類所遭遇的種種問題,從民主、公義、女權到民生經濟與世界和平,經常語出驚人,卻又一針見血。

 就是這樣的一個小女孩,從1964年起,風靡了無以數計的男女老少讀者,成全世界最家戶曉的漫畫人物!50年來,從報紙、書籍走到電視卡通,從郵票、明信片走到T恤、玩具,開口說了超過20種語言,拿走無數項,更創下數千萬冊的驚人暢銷成績!

 ,就是阿根廷國寶級漫畫大師季諾筆下的「瑪法達」!總是用一顆純又善良的赤子之心觀察這個世界,帶給我們會心一笑,也讓我們百看不厭、愛不釋手!

  名家推薦

 小S、小野、吳佩慈、吳若權、侯文詠、深雪、張曼娟、詹仁雄、蔡康永大家都愛瑪法達熱烈推薦!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季諾Quino

  1932年7月17日出生於阿根廷。受到畫家叔叔的影響,3歲開始便展現繪畫天分,後進入曼多薩藝術學校就讀。

  1954年,季諾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定居,並開始在報紙上刊登幽默漫畫。1964年,『瑪法達』首次出現在報紙上,往後的幾年內,這個6歲小女孩很快地就風靡了整個阿根廷,並成拉美世界最受歡迎也最暢銷的漫畫人物。

  季諾透過天無邪的瑪法達,以幽默又犀利的角度,表達出漫畫家對政治、經濟和社會的觀點。至今《娃娃看天下》已被翻譯超過20種語言,1993年更被拍成電視卡通,不僅如此,瑪法達還出現在阿根廷的郵票和明信片上,甚至成學生試卷的考題。

  季諾一生獲無數,包括1982年『年度繪者』、拉丁美洲重量級漫畫『克維多漫畫』、波爾迪蓋拉國際幽默沙龍『金棕櫚』等等,布宜諾斯艾利斯不但有一個廣場以瑪法達命名,市政府並授予他『藝術大師』的榮譽。

  2014年,了慶祝瑪法達50歲生日,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更特別策畫辦瑪法達特展,以表彰季諾在漫畫上的卓越成就。

  ○譯者簡介

  三毛

  以《撒哈拉的故事》讓文壇驚,成華文世界最暢銷的作家之一,並帶動一股「流浪」風潮,與夫婿荷西的婚姻生活更成令人羨慕的佳話。

  三毛一直是瑪法達的忠實擁護者,《娃娃看天下》也透過的精采翻譯和熱情推薦,風靡了無數中文讀者,甚至成為台灣四、五、六年級讀者的「必修」讀物!

◎序

○代序:〈娃娃看天下──瑪法達的世界〉 三毛

  我喜愛看漫畫這件事情,已經不記得是多久以前開始的了。

  四年以前,我一度回臺灣書。因我長得並不道貌岸然,所以學生上我的課,總不肯乖乖聽我說話。

  已經大三的學生了,上課還是淘氣得厲害,我一轉身去黑板上寫字,他們就拿出課外書來看,看了還不,還要哈哈笑。

  我對付他們的方法很多,有一種就是假裝專心寫字,聽見笑聲就突然衝下講臺來捉人,捉到的就用他們自己的原子筆打手心。

  打了好幾個學生之後,我不禁十分的奇怪,是什書使學生看了那愉快呢?

  這是究的事。

  有一天下課,背後被學生輕輕的拍了一下,他對我說:『老師,剛才被打了,惹生氣,請不要放在心上對不起。』

  我一時興起,就問他:『什書那好看,也借來給我看看。』

  他跳起來,大喊一聲:『哈!拿去,統統借給。』

  我伸手接過他給我的書,就上了授先生們的交通車回臺北去。

  在車上,我打開漫畫書來看,也跟學生一樣咯咯笑個不停。

  坐在我旁邊的,是我以前的國文老師,他看我毫不害羞的跟學生一樣看著漫畫書,氣得發昏,一再的訓我──這種人怎麼為人師表哦!唉!怎麼辦得好

  我哈哈大笑,在他的手提包裡也硬給他塞進一本,臨下車時,才悄悄的對他說:『請回去偷偷的看,我發誓不告訴別人。』

  我想,我的老師回家去一定也看了,並且一定也偷偷的笑了好久。

  再出國來,我結婚了,我的先生荷西跟我的興趣不太相同,我常常想修改他的腦筋像修改他的牛仔一樣,只是白費了很多時間,我迫他看的書他都不肯看。

  有一天我們兩人又在沙漠唯一的一家文具店裡磨,我買了一本西班牙譯文的法國書──《小王子》,在付錢的時候,荷西也買下了一本書。

  我不知道他買了什

  等到上要睡覺了,荷西一直不肯熄燈,到了深夜兩點多鐘了,他還在看新書,還不時哈哈的笑著。

  我給這個沒有禮貌的人一,實在忍不住了,跳起來一把搶過書,想給丟到牆角去死。

  知道正要丟出去時,一看那居然是本漫畫書,我渴睡的眼睛亮了起來,很和氣的問那個還在笑的人:『買漫畫書怎麼不分給我看?』

  『原來也喜歡漫畫,怎麼不早說呢?』

  於是,我們在床上,同看漫畫書到天亮。

  那本書,帶給我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那一群以『瑪法達』這個小女孩首的小孩子們,就這樣走進了我們的家。

  起碼,他們在這個家裡受到了很熱烈的歡迎。

  我們在沙漠裡居住時,有一個西班牙朋友,因他自己沒有過太多的書,所以常常十分煩惱而自卑。

  我看這個人如此的渴想做讀書人,就勸他去參加一個在馬德里的函授班,這樣即使在三千里外的西北非,也能有同樣進修的機會。

  等到這個朋友了幾個月的函授班之後,他改變了。這個念書人無論到裡,手裡總夾著象徵他思想的書,這些書的作者大致上來說,就是那幾個:尼采、叔本華、沙特。我那時才明白他不自卑了,原來他有了一副保護他的架子了。

  他因有了那幾本書,人變得全身都是酸味,以前的朋友,在言談之間,已經被他不起了,只有對我,因聽說我是主修哲學的,所以還肯給點面子。

  有一個星期五,我一個人在中午的炎熱小上等看電影,那天上演的是『泰山救美』。

  因不是李小龍的片子,所以戲院門口空蕩蕩的。

  我,坐在石階上看《瑪法達》消磨時間。

  沒想到,那個有學問的朋友來了,因他對書本是如此恭敬的緣故,所以他見我在看書,就很嚴肅莊重的站在一旁不敢說話。

  我抬頭看見是他,就順手起一本《瑪法達》遞過去。

  『!分給看一本。』我說。

  他雙手接過書來,一翻之下,發覺竟然是本漫畫書,驚氣得好似我當眾打了他一個耳光一樣。

  燙手的書,馬上丟回給我,口裡說著:『我有書,我看自己的書。』

  於是他重其事的打開了尼采,一頁一頁的拜讀著,表情痛苦而認

  我看見他那副樣子,將埋在膝蓋上,哈哈的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我知道,從那一天開始,在他的眼裡,我也不再

  『看漫畫書是沒有深度!笑更是沒有深度的事情。』他果然那對我說。

  《瑪法達》是誰?我冒著被人不起的危險,捨了命也要去念念呢?

  ,是一個阿根廷土生土長的小女孩。

  我認識的時候,正開始上幼稚園去念書。

  創造《瑪法達》的畫家,是一個叫季諾的先生。

  這位季先生從來不肯告訴人他的名叫什,甚至在他出版的書上,他的筆名都印得好像螞蟻一樣小。

  起初,《瑪法達》只刊在一阿根廷的報紙上,後來西班牙本土的人也知道了,就請季諾先生帶到西班牙的報紙上來說說話。

  幾年下來,季諾先生已經被人遺忘了,而他的替身《瑪法達》卻成了全世界西班牙語系國家裡家戶曉的風頭人物。

  季諾先生,從此樂得在幕後,藉著《瑪法達》和的一群小朋友,說出了他個人對這個世界、社會,甚至特別針對他居住的國家阿根廷的嬉笑怒罵。

  這些漫畫裡的一群小東西,都是街坊鄰居,瑪法達常來往的朋友有好幾個,菲力普、馬諾林、蘇珊娜……。

  這幾個小孩子,也有他們的社交圈子,每天像大人一樣,要見見面,聊聊天。

  瑪法達自然是主要人物,,代表了一個普通中等家庭的孩子,父親在保險公司上班,母親是家庭主婦。

  很關心時事,常常聽收音機,最恨喝湯。問題很多,喜歡思考,有正義感,有時代性,憂愁人類所有遭遇到的問題。老氣橫秋的孔,表情變化生動而誇張,令人一見鍾情,無法不去疼愛

  瑪法達最好的朋友,是一個比大一點點,已經會寫字了的菲力普,菲力普是個武俠迷,他老在看《孤獨大俠》的連環漫畫,他也有正義感,很會解釋事情,他跟瑪法達最相似的一點,就是他也不愛喝湯!

  以上這兩個小東西,是理想主義的代表人物。他們的對話,都是自說自話,而細想之下,的確有他們的道理。

  馬諾林,是商人的孩子,他因受到他爸爸雜貨店的育,滿腦子都是生意經,這是不談理想而只關心發財的小傢,他,是資本主義的代表人物。全世界上的問題,他都可以用銅板來解釋,也是個極有趣的孩子。

  蘇珊娜是一個虛榮的小女人,不關心世局,不提出任何問題,的將來,在的幻想裡已經成就了,夢想嫁一個有錢人,夢想做一個有地位名醫的媽媽,的世界是蜜的、貴族的,看不起窮人,也不做窮人。是這個大社會裡部分腐化人物的代表,也是最受瑪法達攻擊的一個可憐小孩,自然,個人是自大得很,並不知道的慾望有什不對勁。

  這幾個小東西,長年累月的生活在一條街上,各有各的立場,各有各的主張,所以他們湊在一起時,是熱鬧得一塌糊塗,笑料百出。這群小孩子一年一年的長大,他們的日常生活,也被季諾先生一本一本的畫出來,他們自己並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因有了他們的對話,娛樂了多少個成年的讀者。

  季諾在他的《瑪法達》漫畫書上,標明了──這是給成年人看的漫畫。

  又有一次,我們的家裡來了一個朋友要借住過夜,我替這個朋友在客廳打了地舖,在地上給他放了一盞燈,幾本漫畫《瑪法達》,就道了夜安各自就寢。

  第二天,我給荷西和這朋友上早飯時,就問他:『昨夜睡得還好?』

  他說:『給我放的漫畫那沈悶,我看了幾頁就很快的睡著了。』

  有人說我的《瑪法達》不好看,實在令人下不了臺。

  我問他:『是文字看不懂嗎?』

  他說:『是意思看不,不知所云,笑不出來。』

  我再問他:『意思不,細看了畫片?』

  他說:『一本小書,有那麻煩?』

  『就有那麻煩,瑪法達不是一個簡單的小孩子。』

  這朋友拿走了一本《瑪法達》。

  下一個週末,他又從老遠的來家裡,大叫:『快多借幾本漫畫書,我現在看了,有趣極了,瑪法達比瑪麗蓮夢露還要迷人,太棒了!』

  這一次輪到荷西小氣了,他說:『還是自己去買幾本!我這兒,瑪法達和老婆,這兩樣東西都不出借。』

  這種迷上瑪法達的人,的確不可再借他,因瑪法達不是一本看過了就算了的小書,這種書一被人借走,就不肯再還來了。

  這一陣我無意間在信上給一個住在臺北的朋友提起了瑪法達這個好朋友,並且說:『可惜瑪法達只會說西班牙話,不然說中文的朋友也可以認識這個可愛的小傢。』

  我的朋友回信來說,『粉紅豹』以前也不會講中文,後來學會說了,在臺灣的人都很歡迎他呢!

  我想,一本好書,一個可愛的人,或一隻有趣的動物,都不應該像『所羅門王寶藏』似的給他們埋起來,只給少數幾個人分享。

  《瑪法達的世界》所說的都是童言,但是不是一種低級的笑料書,從不學一般三流的滑稽電影,用蛋糕唏哩嘩的打人,也不會跌到泥巴地裡去狼狽的爬來爬去,使人看了笑不出來。

  瑪法達,是高度的幽默,這種幽默,深者見其深,淺者見其純,無論一個年紀的人,用一點點心思去看,都會禁不住的笑起來,這也許不是瘋狂的大笑,但是會心的微妙的瞭解和共鳴,對有程度的讀者,是一定會生的效果。

  我上個月瑪法達講中國話,講了快一百多頁,的小朋友也同時講了中文。

  前幾天,我將《瑪法達的世界》貼上了郵票,送去自由中國跟我的同胞們見見面,想來有一天咪咪的出現在臺灣的街頭時,有人會喜歡

  看漫畫書,並不是膚淺。就如卡通片,不只是給小孩子觀賞一樣,再說,我們一定要很嚴肅的過日子呢!

  耶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因天國是他們的。』

  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勞苦愁煩的世界裡,如何保有赤子之心的胸懷和境界,是,是我,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努力去追求的

  我希望我的朋友們,用很少的時間,也去認識一下瑪法達的世界,讓和那一群小傢的對話,帶給們幾分鐘愉快的時光,那我翻譯《瑪法達》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又見娃娃〉 三毛

  瑪法達、菲力普、馬諾林、蘇珊娜、米蓋、自由、吉也,我親愛的娃娃,我要把們的名字一個一個的再寫一遍,因在我呼喚們的時候,我的心裡有多深的快樂,也有多無奈的感觸。

  五年半以前,荷西把們帶回家來,四年前,我開始教你們講中文。們一本又一本的去了中國,當我送走了最後一集的們,我好似看見們手拉著手,一面回頭一面向我揮手微笑;那時候,我情不自禁的寫下了〈再見,瑪法達!〉。我的娃娃們,們自己走入了中國,原著的季諾,翻譯的我,都退到幕後去了。路,畢竟要靠們自己走,再也不能扶持們一把了。

  記得那時候,幾乎有幾個月的時間,荷西與我吃了飯,熄了家中大半的燈火,只留著一盞上的小燈,照著溫暖而安靜的家,我捧出了們的故事,跟荷西相視一笑說『又做功課了!』這便一同念著每一個格子中的們,看們又說了什事,又換了一件衣服?想出一句又一句中文,苦心的把到會講。

  我的小朋友,因為你們,我這個沒有耐性的人,卻是靜靜的坐了那多長夜。荷西的性情跟菲力普其實是很相近的,是不肯做功課的那種人。可是,我們忍住了頑皮的童心,不去外面亂,也不去看孤獨大俠的故事書,守著一盞燈,守著們,守著彼此。而們的中國書,在今日回想起來,那一個又一個長夜的過程,因有更愛們的荷西相伴工作,無語也是天堂。

  也許現在們也長大了,們再也不會爭論小孩子到底是送子鳥從巴黎送來的,還是從包心菜裡出來的。可是記得當年我們譯到這句話的時候,包心菜已上市,卻一也不敢買回來吃呢。

  這許多年沒有見到們,是不是們仍在問人生的許多問題?我是怕現在到瑪法達,也許會問我『媽媽,人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是不能回答這個問題的,如果問了,那這個雨季便再也不會過去了。

  我的娃娃,大人其實也是小孩子,大人也問小孩子一樣的問題,可是們得不到答案時可以隨時在那兒哇哇大哭,而我們只能在心裡嚥著淚水,這河也似的淚,便好似瑪法達最恨喝湯一樣,一千萬種理由不肯喝,也總有人迫著喝下去,因喝了才能長大!我的小朋友們,們是不是也長大了?長大的滋味是什們不再說了,是不是?但願讀者認識的們永遠只在童年,大了,便一切都隱藏了,不肯說了,也不用說了,因成長背後的東西是什們、我們都已明白了。

  回到了臺北,我在書店裡找不到們,我淋著雨一家又一家的去問,沒有人知道們在什地方。我的娃娃,是不是荷西去了,們也悲傷得消失了?是不是們也跟我一樣,在什角落裡悄悄的哭著?書店裡失去了們的笑?我的娃娃,知道我在找?在我曾經有過的蜜的家裡,們曾是一群帶給我們歡笑的好孩子,不肯出來見我了呢?少了荷西還有我呢!

  那們再出來,如果荷西消失了,我藏了起來,而們再不肯見人,那那些愛我們的讀者到兒去找尋我們的影子呢?

  我的娃娃,我們都不是貴族,也不是英雄,我們都是平常人;然是那的平凡,那我們的快樂和悲哀也是平凡的,在這大宇宙裡是沒有痕跡也沒有分量的。這說,們還是出來!不要再麼躲了起來,也許因為你們的幾句笑聲,我的淚、我的寂寞可以找到一個去處。

  本來只想請們再出兩百套,作荷西與我的一個紀念,可是有那多的人在找們,在問們,怕們消失,我便請們再度出現,給愛我們的讀者一個答覆;因現在沒有人再找荷西了,因我們找不到他,可是們呢?們呢?們沒有消失,便出來,正如當年們手拉著手往中國走去時的樣子再走出來

  我的孩子們,再見到們,我雖然歡喜,我卻悄悄的背過了去,不敢跟們打招呼,因怕自己眼淚盈,因今日的三毛已不是們過去認識的那一個人了……

      一九八○年二月於臺北

 ○〈生日禮物〉 三毛

  荷西與我無論在婚前或婚後,過的都是極單調而普通的日子,一來是個性使然,不喜複雜,二來居住的環境也沒有五光十色的紅塵讓人迷亂。我們的生活,可說是乏善可陳,淡得像白開水,沒有什東西來點綴,我們也不刻意去使熱鬧新鮮,一切順其自然的活著。

  只有在每年一度的生日和結婚紀念這幾個日子,我們會想些新花樣,做些平日沒有做的事情,使自己特別高興一下。

  其實那些沒有做的事,在旁人的生活中可能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發生的。

  今年我過生日的時候,荷西仍在沙漠裡工作,等他坐了飛機回來沙漠對面的家時,我就想如何補過這在十多天前掉了的一天。

  『我要請陪我去一個好地方。』我跳進長裡去,做著進城的打算。

  『進大城去?』荷西這個沙漠人也興致盎然的樣子。

  『!』

  『看表演?』

  『比表演種類多。』我把他的襯衫丟給他,催他快快出門。

  『要帶很多錢?』

  『不必太多。』我已經到門外去了,手裡握著一把大梳子。

  我們開了二十多哩的路進城去,到了一條極繁華的大街上,我叫:『停車!』

  車停在一家最大的百貨公司門口,荷西呆掉了,他低低的說著:『還說不要多帶錢,看妳跑到什地方來了。』

  『今天是我生日,我是主,請在前面靜靜開路。』我板起來兇了他一聲。

  走進百貨公司,時裝、化妝品、珍珠寶貝堆得滿坑滿谷,荷西不肯前進,我拉了他上二樓,直奔書店,他這一看,才沒精打采的自動走了幾步。

  在櫃邊,我問小姐:『請問們有《娃娃看天下》全集?』

  『!賣完了,我們去訂了,西班牙還沒寄來!』刻意的看了我一眼,可愛的笑容迷人極了。

  『請去庫房找找看,也許還有幾本剩下的。』我低聲下氣的請求著

  『的沒有了,跟說,最後一套是我自己買下的。』哈哈的仰頭笑起來。

  『三毛,不是看過「娃娃」了,怎麼又要買?』荷西問。

  『沙漠逃難時,不是把他們丟掉了?我現在要把他們一個一個買回來。』

  『可是人家沒有賣了。』

  『我一定要,今天是我生日。』

  『奇怪,什時候又是生日了,這個人──』

  荷西與我每進百貨公司,一定有爭執,想不到在書店裡也不例外。

  我賴著不肯走,遺憾的瞪著一大書架我不要的書,旁邊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著嘴好笑的望著我們。

  『不要不講理,別人在看。』荷西眼睛望著別處輕輕的警告我。

  我回身看了那人一眼,他竟然走過來了。

  『請問是要買《娃娃看天下》?』

  『是!』我高興的叫起來。

  『我知道一家賣工具書的店裡有賣,我來畫一張圖,們去買。』

  這個年輕人熱心的畫出了書店的地方,這才滿意的要走了。

  『謝謝你啊!』我幾乎對他鞠了一躬。

  『不用客氣!嘿!嘿!我也是瑪法達的愛讀者!』

  這個陌生的年輕人,突然使我覺得好似老友一樣的親切起來。

  在另外那個書店裡,店員張開了滿嘴的白牙,笑呵呵的說:『一共有七本,其他缺的我馬上寫信去訂,想不到們也喜歡瑪法達!』

  『買這套書的人都是有禮貌又愉快的顧客。』他又加上了一句。

  『的意思是說──「本田機車上坐的都是好人」。』我拿電視機裡的廣告歌來取笑著。

  我們買下了書,錢還有剩,於是一起去上館子。

  等菜時,我把頭埋在漫畫書裡看個不停,不想茶房上湯來,在我耳邊說:『瑪法達,的湯來了!』

  我猛的抬起頭來,他已把湯放好,笑得發抖的走遠了。

  我們喝湯的時候,鄰近靠著我們的一坐著一大群人,其中有一個小男孩,爬上爬下,一直用椅背撞荷西,我順手遞了一本《娃娃》給他,對他說:『!給一本小人書看!不要亂動了!』

  『!瑪法達!』這小傢從椅子上滑下來,捧住了書,頭也埋進去了,再也不動來動去。

  荷西與我赫然的對看了一眼,想不到《娃娃》還可以治『娃娃』。

  黃昏的時候,住我們不遠的鄰居開了一輛全新的漂亮汽車來,在我門口按喇叭,我拿了書衝下石階去。

  『哇!好豪華的新車!』我摸著車身嘖嘖讚嘆著。

  『老爺送我的生日禮物,怎麼樣?』

  『太好了,巧,今天我也過生日。』

  『他送?』這個女人馬上緊張的問。

  『!這個。』我把書揚了一揚。

  『瑪法達!天哦!』翻了一下白眼,滿臉瞧不起的樣子,就把車開走了。

  『再見!蘇珊娜!』我向揮著手愉快的大叫。

  『叫瑪利亞,妳怎麼改名字了?』荷西不知何時站在我背後。

  『不,是一個蘇珊娜,是《娃娃》這本書裡那個小女人的翻版。』

  當然,我們這種對話,要成了娃娃的愛讀者,才能聽得

  第二天我們去附近社區的小商店買菜,那個店老,是個親切的人,見他,他就要講,將來他要開一個大大的超級市場,他的商店裡,東西貴不說,更有趣的是,他老是在放那條莉莎明麗在『酒店』裡唱的好聽的歌:『錢!錢!錢!錢!錢!錢!錢……』

  我拿了籃子上車時,惡作劇的對他說:『再見,馬諾林!』

  他聽了呆了一下,接著追了出來,住我們的車子興奮的問:『妳怎麼知道那整套書裡我最愛的就是馬諾林那個小傢,沒錯!沒錯!哈!哈!』

  可怕而又可愛的『娃娃們』,他們在西班牙語系的國家裡,幾乎風靡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

  一本暢銷的書,不一定是一本有深度的書,一些著名的人,也不一定全是聖人。

  《大白鯊》是一本暢銷全球的書,也是一條兇猛的動物,咬女人,吃小孩,拖了一個夏季市賴以生存的繁榮;撞船、殺人,神出鬼沒,血染海灘,震驚世界,無論是大人小孩,都在談鯊變色。但是,在我看來,這本書娛樂性、刺激性的確是高,但深度不足。

  白鯊是我說的前者。

  再說,一些著名的人,不一定是聖人,《娃娃看天下》裡的小傢們就該屬於這一類了。

  瑪法達、菲力普、馬諾林、蘇珊娜,以及後來又加入的米蓋、吉也、自由,都不是聖人,甚而連『大人』都不上高度,他們沒有學問,不沈迷宗,不潮流,每天上學放學,結伴在家附近玩,沒有做什特別的事情;他們不偵探,不言情,不天文地理,甚而不太用功,如此平凡的幾個阿根廷的小孩子,卻不知不覺的在世界上出了名。

  我在非洲買不齊《娃娃看天下》,去西班牙訂又缺貨,本以這是西班牙人的偏心,沒想到,在瑞士,又看見娃娃孔做成的玩具;去了法蘭克福,娃娃又在窗裡說著德國話、爭論不休;再看看日本,許許多多小手帕上、枕頭套上,都印著他們像有那一回事的正經孔,上面寫著大字:『全世界人的娃娃』。

  回去臺灣,才下飛機,雙胞胎姪女抱住我,口裡著:『姑姑,看我是瑪法達。』

  低頭一看,們的汗衫上又是娃娃們。

  這一群長得其貌不揚的小娃娃,正在全世界亂跑啊

  心理學家說這本書究,電影商動腦筋想畫全套卡通,全球無數的報紙,像得了傳染病似的每天轉載娃娃們的生活起居。

  我不是一個時髦的人,更不是一個有耐性久坐的人,但是我個人第一次接觸到這套書時,就下了決心要將娃娃們帶到我的國家去,介紹給我的同胞。

  這套書細水長流的出了好多年不斷,一窩蜂的世界丟掉了貓王,丟掉了○○七,而丟不掉這幾個簡單的小孩子?

  小孩子當然將做了課餘的讀物,而大人,在上床看了這些孩子的對話之後,熄了燈,滿意的莞爾一笑之後,又好似有什東西,觸到了內心的深處,有那一絲悵然在心裡輕柔的蕩漾不停?

  有一個臺灣的瑪法達愛讀者對我說:『我是捨不得一下將《娃娃》們全部看完,看完了就沒有了。』

  我回答他:『娃娃們是一顆顆橄欖,吃了回味無窮,也是一片口香糖,可以永遠嚼下去,放心去看永遠看不完。』

  另外一個小學生對我說:『我們上課看《娃娃》,被老師到了要罰,結果一看是《娃娃》,就說「下課再看,這本書不錯,老師也在看。」』

  我聽了這些話自然是好高興,小學老師和學生看同樣的書,也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我的中文雖然不好,但是『娃娃們』的中國話可是我費心一個一個的出來的,我的同胞們接受了,對我亦是極大的鼓勵

  我是一個愛書人,深奧的書,我愛看,淺近的書,我也欣賞,但是一套漫畫書使我如此不厭的愛著,卻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作者季諾,藉著孩子的口,道盡了人世間不盡的面相,幾聲脆的童言,一些在笑聲裡的示,看似順風飄過,不著痕跡,其實卻已吹入人心。

  這個世界上不再需要傳奇,也不再崇拜英雄,對我個人來說,《娃娃》書裡的穿衣、吃飯、上學、玩和家居生活,他們一瞬間的喜怒哀樂,卻道盡了短短人生的愛憎、期望和無奈,而他們處理這些事情正如每一個小市民一樣的普通和平凡,我喜歡《娃娃》,因我也是一個普通人,而做普通人也可以有那多大道理和愉快的日子,卻是《娃娃》們給我的。

  《娃娃》是一本入世的書,不說,也從不的看法,但是會引導

  在臺灣,一、二、三、四、五、六集的《娃娃看天下》已經出來了,我是將他們帶到臺灣去的阿姨,很喜歡他們一小格一小格的畫片和談話,也能在臺灣開出一朵朵燦爛的花來。

 ○譯後記:〈再見!瑪法達〉 三毛

  《娃娃看天下》終於譯出全套了。

  起初,只是譯了兩集,當時並沒有出全套書的構想,後來《娃娃》在自由中國受到了普遍的熱愛,才一口氣將們譯了出來。

  《瑪法達》並不是一套深奧的哲學書,文字亦很淺近,可是原作者季諾的西班牙文,卻有他自己的風格和趣味。如何將他的口氣,用中文完全忠實的表達出來,其實對我是很簡單的。這話如何說呢?我本身是一個《瑪法達》的愛讀者,看說話看多了,不只是言傳,也有意會,這種語文,進入我心中的時候,,已融成了『我的語文』,不是中,也不是西,是活生生長在心中的一種幽默,我不過是用中文的語法將表達出來而已。

  翻譯的人,一向注重『信、達、雅』這三個要素。我自然亦不會過分的放縱自己,信手亂譯;可是文中許多無法直譯的字,便自作主張的替我國的俗語。譬如說,娃娃們喜歡彼此稱呼『小炸馬鈴薯片』。如果直譯,便嫌太長,也不符合我們俚俗語言的趣味;如改『小土豆』,當更能被我們所接受。這種情形,在書中屢見不鮮。西班牙文在動詞變化上十分複雜,也十分精確,往往兩個字便可代表時間、人物和關係,而我國的語文,卻非得用上四、五個字才能交代明白,這亦是我比較費心的地方。

  《娃娃看天下》雖然不是每一單元都很精彩,可是畢竟是一套適合男女老幼一看再看的好書。書中的娃娃們,代表了社會上形形色色的對價觀念和理想各不相同的人,也道盡了日常家庭生活和娃娃思想的面相。

  在這一套書中,我偏愛馬諾林這個孩子甚於任何一個,他雖然處處被人嘲笑,卻是最踏實地、最穩紮穩打的一個小東西。菲力普的個生太富幻想,而少於行動,但他的忠厚憨直卻是一種美德。蘇珊娜是一片不可缺的甘草,世界上如果缺了這種虛榮小女人,那人的高下可愛亦失了比較,這個角色是一個極有力的穿。米蓋老是在等候人生給他些什,一如我。自由是後來才加入這群娃娃的行列,是新一代父母育之下的物,總是想鬧社會革命,而的革命思想,仍是浪漫派似的不著邊際。瑪法達的小弟弟吉也,這個角色的安排是一個極好的陪襯,道盡了新生的一代對價觀念和處世態度的有別於上一代的現象。書中的主角瑪法達,初看有意思,後來老是關心政治、關心群眾,翻來覆去總是那一套,反而使人對失去興致;季諾自己在書成之後,也說出他對瑪法達感到不耐。

  畢竟,這是一群活亂跳的孩子,也是極正常的孩子,一如我家中的任何一個孩子。他們不特別、庸庸碌碌,長大了也將是一大群平凡人中的平凡人。那,我們這些同樣平凡的人看看他們的故事,也會會心一笑

  一本書,無論是自己寫的,或是自己譯的,好、壞,總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寫作的路,是漫長而寂寞的。苦,沒有人分擔;樂,也是自己一那的體會。書出了,耕耘的人隱退──他不是演員,起幕、落幕、謝幕、掌聲或噓聲,在遠方的他,聽不見也感不到。畢竟,這都是次要的事情了。

  寫於一九七七年六月六日在西非奈及利亞

 

 

《娃娃看天下:瑪法達的世界》【50週年紀念版】(1)

:::本書簡介:::引用自【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58329

 

《娃娃看天下:瑪法達的世界》【50週年紀念版】(2)

:::本書簡介:::引用自【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5833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聽書

聽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